1. <th id="bzu9h"><track id="bzu9h"></track></th>
    <rp id="bzu9h"></rp>
    <em id="bzu9h"><acronym id="bzu9h"></acronym></em>

    <button id="bzu9h"><object id="bzu9h"></object></button>

    <button id="bzu9h"></button>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時政熱點 > 文化 >

    時政熱點:科技倫理是科學造福人類的導航儀

    2019-08-05 11:32:21 | 來源:光明網

    導語:中公時事政治頻道更新國內國際時事政治熱點,并提供時事政治熱點、時政模擬題、時事大事記及時事政治熱點匯總等。今天我們關注--時政熱點:科技倫理是科學造福人類的導航儀。

     

    作者:張田勘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九次會議審議通過了諸多重要文件,其中《國家科技倫理委員會組建方案》排在首位通過。這表明中央將科技倫理建設作為推進國家科技創新體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組建國家科技倫理委員會的要旨在于,抓緊完善制度規范,健全治理機制,強化倫理監管,細化相關法律法規和倫理審查規則,規范各類科學研究活動。

    科技倫理是理性的產物

    科技倫理是科技創新和科研活動中人與社會、人與自然以及人與人關系的思想與行為準則,它不只是涉及科學研究中的倫理,也不只是科研人員要遵守科技倫理,還包括科技成果應用中的倫理。例如,手機App下載的同意條款和醫院治病時的知情同意等。如果把人類文明的演化當作一個永無止境的征程,人類奔向更高文明的原動力就是科技和創新。但是,僅有動力還不夠,還必須能識別方向,科技倫理就是指引科技造福人類的導航儀。

    科技倫理是理性的產物。最根本的理性是,要求科技創新和成果只能有益于或最大限度地有益于人、生物和環境,而不能損傷人、損害生物和破壞環境,即便不可避免地會不同程度地損人毀物——如藥物的副作用,也要把這種副作用減少到最低,甚至為零。在具體的倫理規則上,還應兩利相權取其大、兩害相衡擇其輕。

    科技倫理最早起源于人類的生活,在今天有了更多更新的內容,因此迫切需要組建國家科技倫理委員會以應對今天科技創新所帶來的諸多挑戰,需要更多、更細的科技倫理來規范科研行為和科研成果的使用。

    科技倫理需要有預見性和探索性

    不過,提出和遵循科技倫理不僅是有益于所有人,也有利于生態和環境,否則就會讓所有人都陷入災難和失敗,甚至有可能毀滅人類社會。霍金生前就多次談論人工智能可能毀滅人類。盡管人是理性的并因此誕生了科技倫理,但人類也有一些非理性思維和行動,也因此在歷史上產生了一些違背科技倫理的非理性行為,甚至是獸性和反人類的行為。在今天,這樣的危險并未消除。

    二戰時期,納粹德軍和日軍用活人(俘虜)做試驗,既違背了科技倫理,更犯下了殘害人類和反人類的罪行。盡管人體活體試驗獲得了一些科學數據和原理,但建立在傷害人、毀滅生命之上的科學研究是絕對不能為人類社會所接受的。因此,二戰后的紐倫堡審判產生了《紐倫堡法典》(1946年),1975年第29屆世界醫學大會又修訂了《赫爾辛基宣言》以完善和補充《紐倫堡法典》,1982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和國際醫學科學組織理事會(CIOMS)聯合發表《人體生物醫學研究國際指南》,對《赫爾辛基宣言》進行了詳盡解釋。再到1993年,WHO和CIOMS聯合發表了《倫理學與人體研究國際指南》和《人體研究國際倫理學指南》。2002年,WHO和CIOMS修改制定了《涉及人的生物醫學研究國際倫理準則》,提出了需要遵守的21項準則。

    這堪稱人類社會迄今為止最為詳盡和重要的科技倫理之一,體現了生命倫理的知情同意、生命價值、有利無傷原則。當科技創新成為今天人類最重要的活動,以及人類需要科技創新才能快速和有效地推動人類文明向更高階段發展之時,科技倫理又有了大量的新范疇、新內容和新進展。人類基因組和基因編輯、人工生命和合成生命、人工智能、5G技術、機器人、腦機接口、人臉識別、納米技術、輔助生殖技術、精準醫療等,都是今天科技創新和科技研發的新領域,也關系到所有人的福祉,但另一方面也可能會傷害人,甚至讓人類走向災難和毀滅,如此,科技倫理的導航和規范作用就極為重要和顯著。

    因此,科技倫理需要有預見性和探索性,在一項研究和一個行業發展到一定規模和程度時,必須要求有相適應的科技倫理來規范。

    與我國組建國家科技倫理委員會相適應的是,中國人工智能學會倫理道德專業委員會也正在計劃針對不同行業的人工智能設立和制定種種倫理規范,如智能駕駛規范、數據倫理規范、智慧醫療倫理規范、智能制造規范、助老機器人規范等。

    同時,由于人的非理性和逐利性,也導致今天人們在進行科技創新活動和科學研究時既可能違背已有的倫理原則,還可能因為新的倫理原則尚未建立之時,在新舊之間、有規定和無規定的結合部打擦邊球,產生有違人類倫理的或爭議極大的科研行為,以及科研成果的不當使用。

    建立新的科技倫理極為迫切

    盡管人類堅信所有科研和創新都是為了造福社會,但是科學探索在很大程度上都處于一種未知甚至無知的狀態,人們并不清楚這樣的探索和結果應用于人類社會、自然界會產生什么后果、有無潛在風險。

    由于在科研中認知有限和認識不足,也就可能有意無意地突破原有倫理規范、形成新的倫理缺口,這就需要國家層面的權威機構來辨識和研判科技探索和成果應用時潛在的風險和后果,建立新的涉及各具體學科和范疇的科技倫理也變得十分重要和極為迫切。

    當前,有一個涉及前沿科研的極具風險的研究就是如此。比如,有研究人員認為,CCR5基因是導致人被艾滋病病毒(HIV)感染的幫兇,于是在試驗中對新生兒敲除了這一基因,以期永遠預防艾滋病。

    這一科研的初衷也許是積極的,然而,由于倫理審查不嚴,導致這一研究存在巨大風險,既有可能違背既有的生命倫理四大原則——有利、尊重、公正和互助,又有更大的實際風險。敲除CCR5基因固然可以預防艾滋病,但是它的免疫功能、抗癌功能等其他有益于人的作用也會隨之完全消失。這實際上是因為并不了解CCR5基因的全面用途而導致的倫理審查失責。由此也可以看出,建立國家科技倫理委員會和制定各個學科和多學科研究及成果應用的倫理規范,有多么重要和多么迫切。(張田勘)

    信息來源:http://theory.gmw.cn/2019-08/05/content_33053630.htm

    原作者:張田勘

    原標題:科技倫理是科學造福人類的導航儀

     

     

    更多相關信息請訪問中公時事政治

    [免責聲明]本文來源于網絡轉載,僅供學習交流使用,不構成商業目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


    (責任編輯:李茜)
    熱門課程

    熱門圖書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中公教育微信
    微信號:wwwoffcn

     
     
    av天堂